零语

您好,我是秦缓/陆零,cp杂食,圈子混的杂,偶尔会写点东西。拖延症严重。TZproject中桃植零的亲妈。
总之请多指教。

sai的“覆盖”功能弥补了我色感极差的事实。
动画内画面临摹x稍作改动
咔酱世界第一可爱♡

最后一集不负众望。
帕总和佩利的互动太可爱了。承包一秒坏笑。最后两人向上看的同步率max请快去结婚。

然后!!!鬼狐大人果然还活着!
期待爆炸下一季!!

待您回归率领我们称王。

【互换组】转变

#官方同人非正剧
#年龄差
#恶魔允x少年零


魔法的起源,要追溯到古希腊。最容易理解的一种分类,是把它划分为黑与白。黑为恶,白为善。但这样的分类并不准确,因为恶也可为善,善也可为恶。

在小镇上使用魔法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。因为魔法很实用,也很有趣。
孩子们偶尔会团着水弹相互打闹搞的一身狼藉,水果摊的大叔则隔着空气将货箱内的苹果整齐地摆放在货架上,老钟匠的女儿如她美丽外表般有颗美丽的心灵,总会悉心救治窗下枯死的花苗,一派生机。

少年从小便不会魔法,也没有接受过任何正统的教育。老师说他没有天分,只能辍学回家。但他脚步还未迈出教室,就清晰地听到了身后那些大妈和同级生抑制不住的笑声。
这不奇怪,在这个世界,你的魔力决定着一切。没有哪个学校会愿意收留一个毫无能力的学生,浪费宝贵的教学资源。
少年很羡慕那些天资聪颖的人,那些人含着金汤匙出生,被编排好了一切,前程似锦。可少年——少年觉得自己连他们指甲缝里的碎屑都不如。
他窝在镇里的藏书室里,逐本去看那些写满生僻词汇的书籍。认真地抄写咒语,收集材料。
最终的结果差强人意,努力就一定会成功?是哪个混蛋说的混蛋理论。少年一脚踹倒了桌子,脸上是不甘。

嫉妒这种情绪,很危险。
在不知道第多少次被邻居家的小孩嘲笑时,一直逆来顺受的少年捡起了地上的尖锐石块,狠狠地砸了上去。汩汩鲜血从头上的伤口流出,孩子倒在了血泊里,少年没有逃跑,只是站在原地,手里还紧紧地握着罪魁祸首。
牢狱很冷,警备员来捕少年的时候,他没有任何的反抗,可因为怒火,他的胸膛一直在剧烈起伏。

和少年同间牢房的是个老人。
一身谈不上华丽的衣服,脸上的皱纹堆在一起倒显得他有几分和善。
魔法水平同等级的人会被关在一间,所以眼前的人,应该和自己一样,少年这样想。同病相怜的亲切感油然而生,他坐到了老人的旁边。

“...您是怎么进来的?”

老人似乎很讶异少年会向他搭话,那不符合他年岁的清澈双眼,直直的盯着少年,稍上下打量了一番,空间内响起了他略显沙哑的嗓音。

“年轻人,你又是怎么进来的?”
“打架,那个该死的嘲笑我是个不会魔法的废物。”

少年此时的脸上定是还顶着不服输的锐气,后来想起,这却是噩梦的始端。

老先生的阅历要高过少年几十年,也就比少年要多懂几十年的道理。少年静下心来听,完全没了那副坏孩子的模样。老人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纸递到少年手里。依稀能够看出,那是一张从不知出处的书上撕下的书页拓本,发黄的纸张边角已经变皱。

“这个,你拿去用吧。”
“可...”
“相信我,年轻人,这会使你摆脱废物的名号。它能够召唤出异界的生物,至于是什么,取决于你自己的心。”

老人似是知道他要说什么,先一步打断,粗糙的手掌拍了拍少年的手背,似是让他安心。少年低下头,认真地看着那张纸,它的正中央画着一个巨大法阵,旁边是密密麻麻的步骤以及咒语。即便是在藏书室里呆了那么多年的少年,这种咒术他也从未见过。

大约是傍晚的时候,少年经商的父亲从外赶回接少年出狱,因为给了那些警备员一大笔钱,所以也没有被难为。
听父亲说那个孩子只是有点脑震荡,要在诊所住上几天。知道事情发生的原因后,父亲没有责备,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他给了少年一个拥抱又叮嘱了几句,而后他不得不回到商会继续忙碌。
少年这是三年中第一次见到父亲。

街道瑟瑟秋风,裹挟着大家嘲讽和厌恶的目光,如影随形。细碎的耳语,像是本就没有避讳,字字句句听的清楚。少年逃回家里二楼的卧室,门窗紧闭,窗帘也被钉子紧紧锁在了窗框上。

“这样一定就没事了。一定。”

少年靠在墙上,微不可见的颤抖,对着灰暗的空气自言自语像是许下一个承诺。

仪式的复杂程度远超过设想,最难的一环是用鲜血画下标准的法阵,失败的次数累积下来险些流尽了他体内的血。当少年已经有种失血过多的漂浮感时,事情终于画上句点。
少年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,拿起纸张,念下晦涩难懂的咒语,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结束,阵法的中央也逐渐显现出一个人影。一开始是透明的,而后逐渐涂抹上颜色。
那个人双眸紧闭,黑色的碎发顺着重力的方向随意搭在额头上,白皙皮肤,虽没有丝毫血色,却像是画卷上事先铺好的底色,让之后的一切作画都变得巧夺天工。
刚16岁的少年,从来未见过这样的事物。对少年而言,他就像是童话中沉睡了很久的公主,等着人去唤醒。少年踮着脚靠近,不顾手指上黏着的血污去触碰他光洁的脸。他突然睁开了双眼。
是鲜血的颜色。

“你好,把我召唤出来的小家伙。”

少年收回手,他却盯着少年瞧,眼里满是笑意,上下打量了一会儿毫不避讳地伸手揉了下少年的头。

“我是允。允许的允。”

“嗯。”少年一定是太过惊诧了,才会失去了言语的能力,只从喉咙中溢出一声短促的音节就陷入沉寂。

“你呢?”

“零。数字的零。”

他们的初见,单单用尴尬两字就可以形容。

熟络得很快。
打架事件之后,少年没再出过门。恶魔却是呆不住的,会把少年一个人丢在家里。
少年有过期待,因为允和他想象中的恶魔截然不同,没有翅膀也没有尾巴,也难怪在恶魔未苏醒时少年会觉得自己召唤出了天使。
恶魔好像也没有那么坏,偶尔会给少年带回来一些可口的食物,不过却没见过他吃。
他总是说,“我吃过了。”
他们常坐在地板上聊天,这是空荡荡的房子中少年唯一的寄托。少年向恶魔打开了紧闭的心扉,谈到了自己未曾谋面就已去了天堂的母亲,少年说有几次自己想要自杀,可圣经上说,自杀的人上不了天堂,他便犹豫了。他想去天堂,想去见见自己的母亲,想补回自己缺失的情感,所以他宁愿苟且地活着,受着折磨。
恶魔皱了皱眉,伸手将他圈在自己的怀中低声安慰,他说,“别信那本乱七八糟的东西,你不要再那样生活了,零,现在有我。”
少年觉得自己一直惴惴不安的心安定了下来,那颗心开始在胸膛内平稳地跳动,像是有韵律的鼓点。少年不禁想,如果自己能够早点反抗,是不是就能早一点见到他——这位其实是天使的恶魔先生。

故事本该迎来happy end。
但是当有人用石块砸碎了少年卧室的玻璃后,一切都开始变得扭曲。

那些从破裂布口中钻出的玻璃碎片朝少年无情袭来,来不及躲闪,一时弥漫着钻心的疼,空气里也添了几分血的气味。他讶异于“袭击者”的力气,但想是应该又用了魔法。
少年从光投射进的空隙向楼下看,是之前被自己打伤的孩子。他的头上还缠着白色纱布,脸上却写满了不怀好意。难得见到的和煦阳光也因为他的出场变得冰冷起来。
恶魔对于血的气息是很敏感的,允走到他身边蹲下,冰冷的手指轻抚少年脸上的伤口。少年一直以为恶魔的脾气很好,可是他看到了——恶魔现在脸上写满了愠怒。他说,“该死的。等我回来。”
劲风带着凌厉伴随着恶魔离开,楼下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。片刻,恶魔折返回来,先前那种令人胆寒的威压已经消失,脸上是平静的笑意。他用手臂将少年紧紧锁住,低声说。
——那个小混蛋被我杀了。放心,没有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们都会死。

少年这才意识到恶魔和天使的区别,但他并不害怕。恶魔的身躯是冷的,少年却从中汲取到了暖意,像是盛夏的微风自心中拂过,丝微的凉意全然盖不住炎热。少年蜷缩起身体,像是刚出生的婴儿,手指紧紧抓着他的衣角。
少年小声问恶魔。
“你喜欢我吗。”
少年没有听到回答,抬眸看人,却看见恶魔闭着眼睛,就像初见时那样,挑不出一点瑕疵。
“还真是睡美人...没关系,我喜欢你就够了。”
少年没有谈过恋爱,便固执的认为此时此刻的温暖,就是爱。

由秋入冬,不过几月。屋檐亦或是路边的树枝都挂着满满的雪,白茫茫连成一片。
小镇人口很少,消息也传的很快。那些莫名死去的人很快以谣传谣,说成被巫师作为了黑魔法的祭品。人心惶惶,人们开始害怕生人。街道上也失去了曾经热闹的景象,星星两两。
少年偶尔会和恶魔一起出门,恶魔拥有的“生面孔”已经能够让他们畏惧自己。

被陪伴的感觉,意外的很好。

他们买回来了一棵圣诞树,因为家里没有烟囱,所以放在了窗边圣诞老人容易进来的位置。彩灯挂了满满的四面墙,只有两个人的房间显得热闹了起来。
明天就是圣诞节。要送恶魔什么礼物,少年其实想了很久,最后他决定要送给恶魔一份大礼——人类的灵魂。是的,他在书上看到,恶魔最喜欢食用干净的人类灵魂。

所以少年在深夜摸出了屋子,街上因为谣言作乱再加上节日,几乎没有什么行人。
篮子里放着几块掺了大量艾斯挫仑的面包跟一把锋利的菜刀,少年握着竹柄,底气不足地沿着路行走,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好。
生锈的垃圾桶边突然传来瑟瑟索索的声音,朦胧月光下,一个孩子正翻找着什么。少年站在他身后骤然出声,在空荡的小巷里似乎还激起了回音。
“你在找什么?”

“吃的。”他回过头看着少年,少年这才注意他身上破烂的衣服和脏兮兮的脸。他皱了皱鼻子像是嗅着什么,找到香气的来源后他立刻抬手指向少年手中的竹篮,毫不客气地询问。“我能吃吗。”

“...当然。”少年拿出一块面包递给他,冰冷的指尖触碰到他时,下意识一缩。做贼心虚,少年此时深刻体会到了这个词的含义。
流浪的孩子开始在少年面前狼吞虎咽,一块接着一块,将少年篮子里的面包吃了个干净。而很快药性发作,他失去了清醒的意识,倒在地上,嘴里还念念有词着各种大餐的名字。
人的灵魂会寄宿在心脏之中,这也是在书里知道的。
藏匿的刀派上用场,少年屈膝蹲在他身边,手中的刀在空中停了一会后不偏不正地落下,曝露在空气中的血肉开始散发着难闻的腥味,少年忍不住干呕,却没有停下,一刀接着一刀劈开他的肋骨,发出沉闷响声,心脏被完整地切下,双手捧起,汩汩流淌着的血自手臂向下,浸透了他的衣料。
少年第一次见到跳动着的心脏,惊异取代了恐惧,不由得开始设想恶魔收到这份礼物会有怎样的反应,会接受他的心意吗,还是,简单的感谢他。
推开门的时候天刚蒙蒙亮,恶魔坐在床边,看见少年进来时,他蹙紧了眉,看向少年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怪物,先前的温柔不再,冰冷席卷而来。
少年以为是因为他浑身血污才引来了恶魔的嫌恶,但他忘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也是这样,全都是血。少年没有去在意,而是举起手中的心脏到恶魔面前,眸子里闪着灵动的光。
“允,圣诞节快乐。这是给你的礼物。”

“啧...”恶魔没有接过他手中的“礼物”,反而推开他站起身。“早知道我应该昨天下手,就不该给自己养什么圣诞节礼物。”
“...你在说什么?”
“听不懂吗?我的意思是,你不再是一个美味的食物了零,你的灵魂沾染上了污秽。你现在,毫无价值。”
“亏本买卖,那再见了,小家伙。”
恶魔鼻翼里哼出一声短促的音,不愿再浪费时间般朝他挥了挥手,身影在光亮中模糊,接着消失不见。
那是少年最后一次见他,却再也不想见他。

恶魔这个物种是利己的,少年一直知道。可他总抱着一丝希望,觉得自己会是特殊的。少年明白自己错了,但是事态已经无法挽回。
心脏在地板上打了个滚拖出一道长长的血印,少年盯着它,却笑出了声。自己现在这副模样,才更像恶魔。

自首后,少年又回到了牢狱,而镇子里的人自然而然地将最近发生的其他命案都怪在了他的头上。
“去死吧你这该死的巫师!”
“这种罪大恶极的家伙就应该被处死!”
“早就看他有问题了!”
......
少年没有辩驳,毕竟这一切怪异的事情也的确是由他而起。牢狱里空落落的,少年感觉有些孤单。

在被判处火刑后,少年鼓起勇气问警备员,之前和他关在一起的老人怎么样了。他想死前再见他一面。

“你在说什么?这个牢房除了你没关过其他人。”

这集简直帕总和佩利结婚现场。

救狗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帕总怕不是已经攒了几百级。

帕洛斯接下来要干什么我是有点慌的。..
如果说是为了追求和小黑洞同等的能力而使用了那个陀螺。
怕不是要凉。

大赛前五团灭了总不能指望我帕拯救世界啊。
我好像忘了还有银爵,但是煤老板他是罪魁祸首。..鬼狐呢,记得之前预告不是说他没凉透,会出场吗!!!

下一集就最终话了,给个好点不狗血的结局好吗七创社爸爸。

今天在游戏里面看见的,真的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官方日常搞事。
看这集的意思,帕总可能有耍指尖陀螺的打算。本性尽显甚至吓到佩利。
煤老板代替鬼狐传销头子的位置,但是紫堂幻被完全吞噬,小黑洞出现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大赛主办打算清除所有参赛者,这和说好的不一样???

各cp日常发糖。
下集cp乱炖。
以下是下集预告

-别大意嘉德罗斯,他没那么简单。
-格瑞,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。

-等一下佩利。现在还不是我们出场的时候。

-邪恶就在眼前,身为骑士我不会坐视不理。但是,这不意味着我会与恶党联手。
-哼,同理,我也不喜欢比我还嚣张的家伙。

-打赌,是我赢了吗?

tag只带了部分角色,放不下那么多,私心带了帕佩,见谅。

【言许言】迟到的生贺

#和关系自娱自乐语c产物,其实就是cp相性100问
#如果ooc致歉
#大家都是皮皮怪
#文中加粗体为白起的批注
#我是白起,一个单身狗的微笑






民事纠纷专用笔录

审问人:白起

报案人:悠然

原因:两人在居民楼内因攻受一事起了争端,严重扰民影响住户休息。




1 名字?

A: 白痴 李泽言。

B:许墨。

2 年龄?

A:29...【你奔三了李总裁】

B:26。

3 性别?

A:男。

B:男。

4 你的性格是怎样的?

A:思考片刻】高傲。

B:性格...一般来说还算温和。

5 对方的性格?

A:大多数时间,很温和。

B:初见的时候觉得是个严肃认真的人,很有时间观念,接触久了…[刻意停顿片刻]傲娇。

A:傲娇?【挑了眉梢】许墨,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去看眼科。拉上这个臭小子一起。

B:我觉得这个形容没问题,还有眼科的医生很忙的,总不方便在没事的时候去打扰人家。

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?在哪里?

A:准确来说,是因为一份投资申请。我办公室

B:几年前吧,具体时间忘记了。华锐总裁办公室。

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?

A:嗯,名副其实的天才教授。并不是书呆子。

B:见5。

8 喜欢对方哪一点?

A:听了问题,眉间更紧】这是什么笔录。大约喜欢他,在我面前‘不一样’的一面【唇角不易察觉的上扬】

B:难以用言语概括,如果知道怎么样将其具体描述出来我就有办法不喜欢了。

9 讨厌对方哪一点?

A:他不睡觉,这点让我很头疼。而且,对别的小丫头很‘温柔’

B:手肘搭于桌面上撑着脑袋思考片刻。比如太不擅长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?

10 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?

A:自然,很好。

B:还不错。

11 怎么称呼对方?

A:许墨。

B:李总或者泽言。

12 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?

A:现在这样就很好

B:什么都可以。希望的话…[微顿做了个口型]zr,自行感受

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,你觉得对方是?

A:狐狸。

B:猫。

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,你会送?

A:为什么会是猫。我觉得我和家里的撩撩一点也不像。嗯,研究经费。

B:性格很像。至于礼物,保密,说出来就失去礼物本身的意义了。

B:嗯,湿哒哒的黑猫,很贴切。

A:......不用特意描述给我

【不仅要特意描述。还要把你贴在档案里备份。】

15 那么你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?

A:你觉得我会缺什么吗,但是对于我来说,是他送的都想要。

B:除了他以外其他的都不想要。

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?一般是什么事情?

A:见之前的问题。一定要车轱辘话来回问?【不爽】

B:比如一工作就忘记时间?

17 你的毛病是?

B:不觉得有什么毛病。

A:同样,我没有什么毛病。

18 对方的毛病是?

B:同前面几题。

A:一样

19 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?

刘警官,不快和不满是一样的,下次注意。

20 你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?

A:加班到很晚。

B:和小姑娘走太近。

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?

A:如你所见。同居。

B:恋人。 

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?

A:初次约会...【思考】我办公室?

B:这个问题难到我了。

23 那时候两人的气氛怎样?

A:嗯,与往常无异

B:就只是在谈工作。

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?

A:面对面谈工作

B:同上。

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?

A:我家或者他家

B:华锐,恋语大学,研究所,家里。

26 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?

A:不打算说,毕竟。需要惊喜

B:会空出一整天的时间陪他,具体做什么,不打算说。

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?

A:告白么.好像是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

B:那需不需要我现在给你补一个?

A:不用,这会让我觉得很...【脸颊微红,下一秒平复】没什么。继续

B:很…?会害羞吗?

28 有多喜欢对方?

A:他的世界里只能有我。反之也是。

B:想完全占有,从人到心。

29 那么,你爱对方么?

A:嗯,很爱。

B:当然爱。

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?

A:泽言,把你放心的交给我……【想到什么脸上再次染上微红

B:说真心话的时候。

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,你会怎么做?

A:嗯,那就再让他的心“变回来”

B:会吗?那就将让他变心的原因一一“解决”掉。

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?

A:不能。

B:不可以。

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么办?

A:会去找他

B:先打电话确认情况,视情况而定。

34 最喜欢对方的哪个部位?

A:哪里都。

B:眼睛和锁骨。

35 对方性感的表情?

A:工作时候专注的样子。

B:害羞脸红的样子。

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?

A:接吻之后在我耳边低语

B:kiss.

37 对对方撒过谎吗?擅长撒谎吗?

A:没有,我从来不撒谎

B:有。应该不擅长。

A:嗯?你说过什么

B:既然是谎言当然不能告诉你。

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?

A:和他在一起的时候

B:相拥入眠。

39 曾经吵架么?

A:印象中没有

B:吵过吗…?

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?

41 之后如何和好?

因为没有,所以跳过。①

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?

A:希望。

B:希望。

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?

A:醒来的时候,一句早安

B:睁开眼便见人在身侧的时候。

44 你的爱情表现方式是?

A:在他身边

B:嗯…陪伴?

45 什么时候会让你觉得“已经不爱我了”?

A:目前没有。

B: 前几天的那个kiss。 没有。

46 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?

A:风信子,花语 点燃生命之火 便可享受人生。

B:想不到,毕竟没有什么可以达到“相配”的程度。

47 两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?

A:并没有

B:有。

A:我会等到你想说的那一天

48 你的自卑感来自?

A:自卑感?不存在

B:没有

49 两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?

A:公开。

B:公开,不然也不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这里。

A:出现在这里还得托那个蠢女人的福。

50 你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?

A:能。

B:当然。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51 请问你是攻方,还是受方?

A:攻。等等,为什么有这种问题。

B:为什么会有这种题。大抵不固定。

52 为什么会这么决定?

A:技术。

B:自然而然,没什么原因。

53 你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?

A:目前来说..还算满意。

B:还不错。

54 初次H的地点?

A:我家。

B:卧室。

55 当时的感觉?

A:许墨你不行,就换我来。

B:可以看见人不一样的一面感觉当然很棒,还有很想让人说不出挑衅的话。眨眨眼。

56 当时对方的样子?

A:恶劣至极。

B:很诱人,越是不乖就越想下狠手。加深笑意看过去。

A:啧。我觉得这个题有问题。

57 初夜早晨的第一句话是?

A:早安,许墨。

B:早安

58 每星期H的次数?

A:目前来说 一周一次?或者没有

B:不固定,看心情和时间。

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,每周几次?

A:看情况

B:一两次差不多了,纵欲不好。

60 那么,是怎样的H?

A:这种事情,要怎么形容【皱眉】嗯。。不过如此

B:大概…尽兴就好…?

B:嗯……?不过如此?

A:对。就是不过如此

B:泽言这是不满意吗?

A:啧,无可奉告

B:好,我知道了。

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?

A:大概是,锁骨和耳朵的部分

B:腰和大腿内侧。

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?

A:腰间,脖颈,乳首 

B:除去“特定”部位的话,耳垂。而且每次都能看见人脸红的样子。

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?

A:上我的时候,宛如饿狼 被我上的 诱人可口

B:下位的时候很诱人,想看人哭着求饶的模样。

上位…。有点恶劣到想把人打一顿,嗯实话。

A:感谢夸奖,以后还有很多机会。

64 坦白的说,你喜欢H么?

A:只有和他的时候喜欢,零距离接触的时候很满足

B:我很期待。如果是他的话,喜欢。

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?

A:卧室,浴室。

B:同上。

66 想尝试的H地点?

A:想到什么眼眸里充满戏谑】他的研究所以及教室

B:嗯…厨房,总裁办公室,车内,室外。托腮一本正经得思考。

A:车内拒绝。而且室外是怎么回事儿。

B:那是除了车内都可以了?

A:啧,再议。

B:到时候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?

A:都有。

B:前后中都有可能。

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?

A:约定么。没用什么特殊的内容

B:没有吧,很少能在过程中去思考其他问题。

69 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?

A:嗯..之前有。

B:应该没有。

70 对于「如果得不到心,至少也要得到肉体」这种想法,是持赞同态度,还是反对?

A:反对,没有心的话有什么意义【叹气】

B:赞成。

A:睁大眼眸看着说赞成的】

B:对上人的视线。怎么了吗?

A:没事儿。继续

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,你会怎么做?

A:我并不觉得他会被强奸。不存在这种如果。我会让对方消失【眯起狭长的眸子】

B:嗯…许久没动刀正好想练练手。

72 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?或是之后?

A:之前。右位的时候之前会。

B:只要不是特定play并不会。

73 如果好朋友对你说「我很寂寞,所以只有今天晚上,请…」并要求H,你会?

A:严厉拒绝

B:歪,白警官吗?悠然有事找你。

......咳。

74 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?

A:算是擅长吧。

B:并不,所以需要某人陪我慢慢练。

A:我很乐意,在上位的时候陪你练。

75 那么对方呢 

A:至少很舒服。左右位都是。

B:算是吧

76 在H时你希望对方说的话是?

A:叫我的名字,说爱我。

B:合着呻吟唤我名字就好。

77 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?

A:脸上挂着泪痕,咬唇的样子。

B:忍耐着不肯出声或是眼角泛红的样子。

78 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?

A:不行

B:不可以

79 对SM有兴趣吗?

A:没有.

B:有。

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你的身体了,你会?

A:如果还有爱的话,禁欲就禁欲了。单纯只是肉体没意义。

B:性不是必需品,所以不会怎么样。

81 对强奸怎么看?

A:不耻。当然如果是强奸play的话 单说

B:只要是另一方有主动迎合严格意义上不算强奸,最多算诱奸。通过暴力手段达成目的只能说是“能力不足”而依靠“暴力”。能靠技术和脑子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使用最为低劣的手段。

总之,会选择这样的大多是无能之辈。

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?

A:嗯..第一次挑衅他没润滑好就被上了。

B:没有。

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,最令你觉得兴奋、焦虑的场所是?

A:没有。

B:暂时没有。

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?

A:没有。

B:没有。什么引诱,明明满脑子都是想上对方,小声。

小声我也能听见。

85 那时攻方的表情?

因为没有,所以跳过②

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?

A:没有..吧,虽然绑了你是我的不对,不过不应该算强暴。

B:没有。

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?

A:所以,并没有强暴,这题可以跳过。

88 对你来说,「作为H对象」的理想是?

A:就是他。

B:三个字,李泽言。

89 现在的对方符合你的理想吗?

A:十分符合。

B:符合。

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?

A:目前没有。

B:暂时没有。

【用过领带】

91 你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?

A:28岁。

B:26。大概也许可能。

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?

A:是。

B:是。

93 最喜欢被吻哪里?

A:唇,脖颈

B:嘴唇。

94 最喜欢亲吻对方哪里?

A:嘴,锁骨,脖颈

B:唇,额头,颈侧。

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?

A:叫他名字

B:左位自然是给人最棒的享受。右位的话…眼角带泪附在人耳边捎着轻喘喊人名字。

96 H时会想些什么?

A:左位的时候 想要他的全部 右位的时候【抬手遮住自己唇部,轻声说道】也想要他的全部

B:左位在想如何让人求饶。右位…基本上很难好好去思考。

97 一晚H的次数是?

A:一次

B:一次,时间关系。

98 H的时候,衣服是你自己脱,还是对方帮忙脱?

A:脱对方衣服是一种乐趣

B:都有。

99 对你而言H是?

A:告诉对方自己有多在乎他

B: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。

100 对恋人说一句话

A:不管今后一路上会遇到什么,你的世界里都有我在。

B:爱情不过是两个人的百年与共,你什么都不用做,收好我的百年就好。








这种笔录以后找结婚的警察做。
另外表述和问题需要精简,影响下班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恋语市警察局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8年1月13日

佩利真可爱。

承包东张西望不知又在算计什么的帕总。

吹口哨叫佩利回来已经是彻底把他当狗狗了,佩利还说每次都这样说明这个已经发生过n次了!!!cp滤镜x10000倍!!!

这两个人关系太好了hsikqhdoaaikspsjxjakxihaja

最后一张是佩利性转小号

帕总和佩佩的搭档默契度真的完美。
相互拯救对方。互补对方弱点。
就是互宠

佩利身体的柔软度真好

这集雷狮强调了自己组建雷狮海盗团的原因。他可能对于两人要跳反是不屑的,甚至觉得有趣。
而银爵出来的时候帕帕明显慌了,卡米尔也注意到了这点。
感觉要出事

最后藏一张煤老板表情包。

色松结婚现场。
下一集还是Kara个人回。

我螺旋爆炸升天。

已死亡